咨詢熱線:

136-0737-0618

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成功案例> 正文

石蘭軒律師辦理某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

來源:網絡作者:石蘭軒時間:2016-12-18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湖南公言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王某紅、張某的委托,指派我擔任其與被告沅江市婦幼保健院、益陽市中心醫院醫療損害賠償糾紛一案的訴訟代理人,依法出席今天的法庭,根據剛才庭審調查揭示的事實,依據有關法律規定,現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一、兩被告在本案中都有過錯,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意見嚴重違法,人民法院應當不予采信

雖然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從法醫學角度十分牽強的認為,中心醫院在本案中未見明顯過錯,保健院只有微不足道的過錯。但本代理人在庭審質證過程中已經說明,該鑒定意見存在以下多處違法違規行為,并且明顯偏袒被告,法庭應當不予采信。

A、鑒定意見書嚴重違反法定程序。

1、根據《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二十六條規定,鑒定機構應當在受理鑒定之日起30天內出具鑒定意見,至遲不得超過60天。但本鑒定意見多達100多天。收費日期是2014729日。

2、,鑒定意見缺少鑒定檢驗過程,也不見檢驗鑒定結果,更不見操作規范,不符合《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二十三條和《司法鑒定文書規范》第七條及附件一的要求,不知道這個鑒定意見是怎么得出的結論。

3、鑒定人在鑒定分析過程完全是照抄兩被告的主觀病歷,對相關客觀病歷比如檢查化驗報告數據只字未提,也就是說,鑒定意見沒有依據有關醫學技術規范和醫學文獻對相關檢查化驗報告數據進行法醫學科學性評估。所以,該鑒定意見完全是假定被告的主觀診斷完全正確合理的情況下,被告對原告治療方法和建議是否正確進行了簡單的分析,其得出的結論當然談不上客觀性和科學性。

3、鑒定意見的部分檢材來源不明。比如中心醫院和保健院的病歷資料未經庭審質證。

B、鑒定意見沒有法律依據。

根據《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二十二條規定,司法鑒定應當遵守或者采用:(一)國家標準和技術規范;(二)司法鑒定主管部門、司法鑒定行業組織或者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制定的行業標準和技術規范;(三)該專業領域多數專家認可的技術標準和技術規范。不具備前款規定的技術標準和技術規范的,可以采用所屬司法鑒定機構自行制定的有關技術規范。但該鑒定意見沒有列明遵守或者采用了哪些法律和技術規范。如司法鑒定人在出庭的過程中,竟然不知道國家至少有本案必須遵守的《產前超聲檢查規范》和《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等醫療技術規范,其在鑒定過程中當然不會采用,故鑒定意見不符合客觀公正的要求。

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三條規定,司法鑒定意見書只是民事訴訟中的一份證據,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中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九條規定進行審查,本案中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因為存在前述多處違法違規,應當不予采信。同時,人民法院在審理醫療糾紛案件中認定醫療機構是否具有過錯,并不必然以司法鑒定機構的意見為前提,否則,人民法院的裁判權在審理醫療糾紛案件中就失去了意義。至少當醫療機構出現《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七條、第五十八條、第五十九條等相關情形時,人民法院應當直接認定醫療機構具有過錯并承擔民事責任,故法庭可以依據本案中的下列事實直接裁判本案兩被告承擔民事責任。

如果法庭認為本案的裁判必須以司法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為依據,那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七條、第二十九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二十一條之規定,人民法院應當組織重新鑒定。

關于保健院的過錯

第一,保健院的醫療行為多處違反法律和診療規范的要求。

1、違反母嬰保健法第十四條和《孕產期保健工作管理辦法》第十一條以及《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孕前和孕期保健指南》的相關規定,沒有對原告進行規范和指南規定的相關保健指南,比如婦科檢查、腹部檢查、化驗檢查、骨盆外測量等多處檢查和化驗均沒有進行。

2、違反《病歷書寫基本規范》第六條規定,文字不工整,甚至是天書;同時違反〈規范〉第八條規定,在法庭調查中,本代理人已指出多處病歷資料沒有法定醫務人員簽名和審核。

3、在庭審調查過程中,保健院沒有向法庭出示其相關醫務人員具有執業醫師、執業技師、《母嬰保健技術考核合格證書〉、通過了〈全國醫用設備資格考試〉等法定資格的證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和《最高法院民事訴訟法解釋》第九十一條規定,應當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健院的醫務人員不具備相關執業資格。

基于前述理由,說明保健院在本案診療活動中多處違反有關法律和規范的要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八條之規定,本案應當推定保健院有過錯。

第二,保健院在本案的診療活動中未盡到與當時的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

1、2014年2月24日查抗B效價大于512,表明原告母兒血型不合,采取了相應治療,此后于2014年3月20昨查抗B效價仍大于512,保健院應當繼續予以治療,但保健院此后未予繼續診治,未盡合理診療義務。

2、2014年5月3日,原告向保健院自訴有胎動減少的癥狀,而根據有關醫學文獻表明,胎動異常是胎兒出現病癥的信號,而保健院只是簡單的進行了吸氧治療,沒有引起重視。

2014年5月24日,原告再次向保健院自訴胎動減少,同時保健院檢查胎心最低只有60次,胎心監測評分只有6分。根據有關醫學文獻表明,正常的胎心是110-160次,本案中只有60次;同時正常的胎心監測評分是8分以以,可達10分,而本案中只有6分,可見當時原告的胎兒出現了相當危險的信號??墒潜=≡喝匀恢皇墙ㄗh住院吸氧。次日,即5月25日,在根據保健院的診斷方法診斷后,保健院的胎心監測評分仍然只有7分,仍然低于正常評分,但保健院仍然沒有引起重視。

2014年5月31日,原告按保健院的要求進行復查,當時胎心監測按保健院的評分仍然是7分,仍然不正常,同時提示胎兒股骨等偏小,但保健院仍然沒有對此前的一些異?,F象引起高度注意,只是要求原告“復查B超或者上級醫院B超”,同時要求原告補充營養等。保健院在該日告知原告“復查B超或者上級醫院B超”,其醫囑并不是要求原告去上級醫院治療或者確診,只是要求原告再做一個B超,而且復查也可以,即在保健院再做一個B超也可以,原告遵醫囑在保健院繼續冶療,但保健院后來也沒有安排原告再次復查B超,直至2014年6月7日到中心醫院診治發現羊水過少等。

至少在前述近一個月的孕期保健過程中,在原告向保健院的醫務人員數次自述胎動異常、胎心監測評分一直不高、胎兒股骨顯示偏小的情況下,保健院的醫務人員沒有依據《孕產期保健工作管理辦法》第十一條、十二條和《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的相關規定盡早發現異常情況及時診治或者要求轉診,未盡合理診療義務。

3、根據《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之相關規定,孕期保健必須進行相關的體格檢查和產科檢查,包括超聲篩查?!懂a前超聲檢查規范》的要求,在妊娠中晚期進行常規超聲檢查時,必須進行“羊水評估”,需測量股骨長徑,羊水最大深度及羊水指數等,可見,在當下,B超檢查是醫療機構診斷羊水過少的主要方法,即當下最通常的醫療水平都可以通過B超檢查診斷出羊水過少的病情??墒窃诒景钢?,在原告的孕產期保健過程中,保健院對原告進行了多達9次的B超檢查,甚至還包括當下最先進的四維彩超檢查,都沒有發現原告當時羊水過少的病情,致使原告羊水過少的病情延誤治療,最終導致原告臨產期胎兒窘迫,新生兒重度窒息,最后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基于保健院的醫務人員在本案診療活動中未盡到前述合理診療義務,造成了原告的損害,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保健院應當對原告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關于中心醫院的過錯

中心醫院的醫療行為同樣違反法律和診療規范的要求。

1、在庭審調查過程中,中心醫院也沒有向法庭出示其相關醫務人員具有執業醫師、執業技師、《母嬰保健技術考核合格證書〉、通過了〈全國醫用設備資格考試〉等法定資格的證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和《最高法院民事訴訟法解釋》第九十一條規定,應當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人民法院同樣應當認定中心醫院的醫務人員不具備相關執業資格。

2、雖然中心醫院在庭審過程中提交的病歷資料的復印件疑似有新生兒科參與了協作的記載,但沒有提交病歷資料原件以供核對。同時,本代理人在此前復印的中心醫院的相關病歷資料中就沒有這些記載。特別是本代理人復印的病歷資料中,其“出院記錄”中明確提示是“轉新生兒科繼續搶救”,可見當時新生兒科的醫務人員并沒有共同協作參與新生兒窒息復蘇,故中心醫院的部分病歷資料涉嫌作假。

3、中心醫院在已經查明羊水過少、胎兒宮內窘迫的情況下,沒有根據《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的要求立即采取處理和搶救應急措施,積極預防新生兒窒息。比如,對新生兒窒息復蘇時沒有依據《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的要求由產科和兒科醫生共同協作進行,相關醫務人員沒有經過新生兒窒息復蘇的培訓,相關新生兒窒息復蘇器械不完備并處于功能狀態?;谇笆隼碛?,說明中心醫院在本案診療活動中同樣多處違反有關法律和規范的要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八條之規定,本案同樣應當推定中心醫院具有過錯。

兩被告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雖然本案中新生兒死亡后未進行尸體解剖檢查,但中心醫院出具的《病情證明》表明本案原告剖宮產一活女嬰、新生兒重度窒息、羊水過少、母兒血型不合,其出具的《死亡醫學證明書》診斷本案新生兒死亡原因為呼吸衰竭,兩被告在庭審質證過程中對上述證據均不持異議,根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六十條之規定,在本案新生兒的死亡原因已經確診的情況下,無需對尸體進行解剖和檢查。故人民法院應當對原告提出上述兩份證據予以認定,確認本案新生兒系呼吸衰竭而死亡。

同時,有關醫學文獻表明,新生兒窒息是指胎兒因缺氧發生宮內窘迫,以致出生后出現呼吸衰竭的臨床表現。孕婦分娩期羊水過少,可導致宮縮時胎兒臍帶受壓,胎兒宮內窘迫或新生兒窒息,若同時合并羊水混濁,則極可能造成新生兒吸入性肺炎或呼吸道阻塞,導致新生兒窒息。在本案中,中心醫院的病歷資料顯示,原告行剖宮產術時,其羊水已呈胎糞樣,呈3度污染,并且羊水量已僅20ML,新生兒重度窒息,故本案實質上就是因為羊水過少導致新生兒重度窒息,造成呼吸衰竭而死亡。

根據《最高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三條規定,按照我們的日常生活經驗,保健院在多次B超檢查中未能診斷出原告當時羊水過少的原因不外乎二個:一是醫務人員違反法律和醫療常規、未盡謹慎診療義務;二是醫療器械出現缺陷和故障。

如前所述,無論因羊水過少導致新生兒重度窒息、造成新生兒呼吸衰竭死亡是保健院違反有關法律法規和診療規范、未盡合理診療義務及時診治所致還是因保健院的醫療器械缺陷所致,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七條、第五十九條規定,原告都有權要求保健院承擔民事責任。

保健院作為公辦專業婦幼健康機構,根據《孕產期保健工作管理辦法》和《孕產期保健工作規范》等相關規定,甚至負有組織對轄區各級醫療保健機構的孕產期保健工作進行技術指導與評價、協助衛生行政部門制訂本轄區孕產期保健工作相關規章制度、組織開展轄區內孕產期保健業務培訓,組織對專業人員的考核等相關母嬰保健的職責,具有高于一般的公信力,在臨床母嬰保健服務工作中理應更加嚴謹和專業。故我國《婦幼保健機構管理辦法》專門要求相關醫務人員對其專門領域內的注意義務標準高于一般醫師的注意義務,要求其具有非同一般的專業水準??扇缜八?,本案中保健院在臨床保健工作中完全無視有關技術規范的要求,甚至連最通常的通過B超檢查羊水過少的病情都無法診斷,將造成多少胎兒畸形、病變或者死亡?故保健院在本案中的過錯嚴重程度懇請法庭予以足夠重視,以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減少或避免更多家庭遭遇如此不幸。

其次,中心醫院作為我市轄區內目前唯一的一所公辦三級甲等綜合醫院和臨床教學醫院,應該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診療規范的要求,嚴謹執業、救死扶傷,為眾多的醫療機構帶好頭,為臨床見習和實習的醫學生做出表率。但本案中,其亦多處違反國家法律和診療規范的要求,特別是在確診原告就診時已經羊水過少、胎兒宮內窘迫的情況下,沒有依據相關醫療技術規范的要求,積極有效的采取符合診療規范的診治措施,最終導致原告的新生兒死亡,也有一定的過錯,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同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十一條規定,因兩被告分別實施的行為,共同造成了原告的新生兒死亡的后果,應當對原告承擔連責任。

二、本案原告是本案的適格主體,其主張的賠償項目和標準符合有關法律規定,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因為兩被告的過錯,導致兩原告的新生兒死亡,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八條規定,兩原告作為新生兒的父母,依法具有要求被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的主體資格。同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規定,原告主張兩被告以賠償損失的方式承擔民事責任,于法有據。并且,原告主張的賠償項目和標準也符合《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十七條、第二十二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之規定。相關賠償項目和標準已在庭審調查中說明,不再多述。

關于城鎮居民賠償標準問題,雖然本案原告王某紅為農村居民,但原告提出了《勞動合同書》和《居住證明》等證據,表明王某紅于20107月開始即在沅江市太陽鳥游艇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于2012823日起居住在沅江市港口路1569108號,其經常居住地和收入來源地均為城市,兩原告的新生兒系在城區出生;同時,我國對新生兒落戶實行隨父隨母自愿的政策,兩原告在新生兒出生之前就已決定其出生后隨原告張某落戶在沅江市城區,并且兩被告在庭審質證的過程中提出的相關意見也認可原告的主張,故兩原告要求按照城鎮居民的標準計算死亡賠償金符合國家法律規定。

綜上,原告的訴訟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以上代理意見,供法庭參考。

 

 


上一篇:石蘭軒律師辦理某人事爭議再審案 下一篇:石蘭軒律師代理某管轄權異議答辯
(★^O^★)MG火热KTV游戏网站 ds视讯怎么下载 竞彩总进球数规律 日赚30元真实网赚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大赢家比分比分 bet365真人百家乐赌博 极速赛车有人控制吗 AG电子游戏怎么下载 中彩网3d走势图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70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版我 捕鱼来了vip贵族价格表 天津麻将群 彩票分析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老快3预测软件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